西藏人文地理

搜索

“亚颇章”诞生记

2014-3-11 17:24| 发布者: 期刊编辑| 查看: 2232| 评论: 0|原作者: 撰文/土豆

摘要: 为肩负起保存牦牛文化物证,传播牦牛文化知识,探究牦牛与人类发展的相互依存关系,加强对一个物种和一个民族和谐关系的认识,研究少数民族多元文化以及自然生态发展,北京市对口支援拉萨市的一项重要文化创意工程-- ...

国内填补空白,世界独一无二

为肩负起保存牦牛文化物证,传播牦牛文化知识,探究牦牛与人类发展的相互依存关系,加强对一个物种和一个民族和谐关系的认识,研究少数民族多元文化以及自然生态发展,北京市对口支援拉萨市的一项重要文化创意工程--牦牛博物馆,2012年于拉萨的柳梧新区正式开建。预计将于2014年5月18日国际博物馆日实现开馆试运行。

牦牛博物馆效果图(其中中间有天井建筑的为牦牛博物馆)。(供图/牦牛博物馆)


牦牛博物馆其建筑面积8088平方米,加室外展陈面积,达10000平方米以上。拟建成中国乃至世界第一座以牦牛为主题的国家级专题博物馆。

“亚格博”,藏语里是“牦牛老人”的意思,这也是牦牛博物馆创意人亚格博名字的由来。在藏地工作了20多年,和藏族同胞打了数十载交道的他,深爱着青藏高原,深爱着和藏族人唇齿相依的牦牛,于是决定要和大家一起建设一座“牦牛的宫殿”--亚颇章。

亚格博的一日

“我的最早祖先是野牦牛,现在羌塘、可可西里还有几万头我们的原始兄弟,因为因缘际遇,我们这一支就被高原藏族人驯化了,成为现在的我们,我们漫布青藏高原,我们被驯化后的历史,艰辛、苦难、光荣、辉煌。我们做过战骑,做过驮畜,做过坐骑,做过耕畜,我们的背上,坐过松赞干布,坐过文成公主,坐过格萨尔,坐过****班禅,坐过驻藏大臣,也坐过张经武,张国华,谭冠三,范明,平措旺阶,坐过嫁出去的女和娶进来的郎……

牦牛博物馆创意人亚格博。(摄影/王健)

可是,你们都听说过六道轮回之说吧,你们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辗转来到这个世界上的吧,我可以跟你们讲讲我的来历,我已经经历过很多很多次转世了,因为我的品行并不最好,也不最坏,我总是在人畜之间来回地投胎。最近的一次转世前,我还是个人呢……”

在亚格博的短篇小说《拉亚·卡娃》里,亚格博用一头牦牛的语气,讲述了她一生的故事,从这段节选,我们也看见了牦牛身世的缩影,从高原藏族的祖先将野牦牛驯化的那一日开始,牦牛和人就密切关联着。他们将牦牛当作亲人看待,从降生之日起便成为了藏族家庭中的一员,拥有自己的名字,生病的时候得到照顾,最终在悲悯的诵经声中离去。

每天,亚格博的工作和生活,便紧紧围绕着牦牛这高原独特的生灵而展开。

在八廓街以大昭寺为中心的转经道上,总能时常看到一人带着一顶毡帽,身着羊毛外套,背着一个旅行者的双肩背包,行色匆匆。他的出现和人群有些不搭调,但又能本真地融入到朝佛的人群中。人群中时常会有熟人向他致礼,双方用藏语打了招呼,对方离去,他则继续走街串巷。

像这样在八廓街里“闲逛”,对亚格博来说是一件稀松平常的事情,以前不知物价行情的他,如今已成为这里的常客。他的脸甚至已成为一张名片,只要他一出现,八廓街里做生意的康巴藏族人就会说,亚格博又来了,大家过去吧,于是在他随意坐下的小店铺里,就会挤满各种人,手里拿着形形色色的商品,想要让亚格博看看。

这些古董商也是牦牛博物馆的志愿者,他们可以无偿将自己的古董捐赠给博物馆,这让他们感到光荣,他们会在一起互相询问,甚至带着攀比的心态,你今天捐赠了什么?但是在平常的日子里,他们还是地道的古董商人,在他们手里的每一件古董首先是用人民币换来的商品,所以即使对他们尊敬的亚格博也不例外,开起价来丝毫不留情面。

亚格博想要买一件十八军进藏时所用的马鞍,上边有用牦牛皮制作的配件。这件藏品他考虑了很久是否要买--因为购买藏品的资金要博物馆筹备办自己想办法,所以每一分钱都要花在刀刃上。思前想后,他认为在反映十八军进藏的这一部分,还是需要增加一些实物。已经不知道多少次穿行在八廓街的小巷子里了,亚格博领着我熟练地穿过一个巷子,从甜茶馆爬上二楼一户人家,然后主人家又带着我们爬上三楼的仓库。这里真是别有洞天,各种老东西就这样随意散落在房间的各个角落,我的眼睛还没有适应室内昏暗的光线,亚格博已经开始物色他想要的宝贝了。用牛皮做的钱袋,用来纺羊毛的木质棒槌……都是不错的物件,康巴商人拿着一捆牦牛绳子伸到亚格博面前,上下晃动了两下,用生疏的汉话说:“绳子,绳子,要不要?”亚格博在屋子里外转了几圈,看到自己想要买的马鞍,老实说这屋里好多东西他都想要,但是康巴商人一张口就是上千的要价,双方都只能精打细算的盘算着,要啥,开啥价,还啥价。

马鞍有好几个,但是成色各异,在别人眼里看起来都是些破旧的东西,在亚格博眼里看来可是宝贝。他挑了一个品相完整的马鞍子,两人开始讨价还价,康巴商人一边唠叨着说:“没有钱(赚)了,没有钱(赚)了”,一边帮亚格博用一个破旧的编织袋将马鞍装了起来。这时亚格博顺手将一开始就看好的两个牛皮钱袋也放了进去,还有一个羊毛棒槌,笑着对康巴商人说:“买一送一!”商人??因为牦牛博物馆的事情,商人和亚格博已经成为了朋友,他知道眼前这个“小气”的汉人,一见到他家“宝贝”就会两眼放光。但这个亚格博也是他打心眼里敬佩的一个汉人,不仅藏语说得好,写的也好,每次买完东西写收据,亚格博还会在旁边一字一字教其藏语的拼写。博物馆捐赠日那天,他也捐赠了东西,拿着捐赠证书和一群朋友合影,感觉挺光荣,那些他们只知道能卖钱的老东西,在亚格博的博物馆里还真的成了宝贝。所以,他也开心地笑,“买一送三就送吧,谁让是亚格博呢!”

背着袋子走出人流如织的八廓街,总算又解决了一件事情。亚格博又融入到转经的人潮里,继续前面的事情。因为现在他最着急的就是时间,眼见2014年5月18号的开馆日就要临近,还有太多事情要做。

夜深了,亚格博工作室的灯还亮着,他还在整理明天要和出版社谈话的内容,为出版一本和牦牛相关的论文集准备着。

......节选,更多精彩内容,请阅读2014年03月期刊《西藏人文地理》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相关阅读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