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藏人文地理

搜索

江孜地毯

2017-1-21 14:02| 发布者: 期刊编辑| 查看: 7| 评论: 0

摘要: 保持了传统格局的江孜老城 江孜地毯以其独特的图案、精湛的织技、纯天然用料及纯手工制作而闻名于世。早在公元11 世纪,年楚河中游一带(今白朗县)就有一种名为“旺丹仲丝”(卡垫)的手工织品, 后来通过不断的改 ...

保持了传统格局的江孜老城

江孜地毯以其独特的图案、精湛的织技、纯天然用料及纯手工制作而闻名于世。早在公元11 世纪,年楚河中游一带(今白朗县)就有一种名为“旺丹仲丝”(卡垫)的手工织品, 后来通过不断的改进和创新,形成了独具风格的江孜地毯。在明、清时代甚至一度成为西藏地方政府进贡朝廷的贡品,更有精品远销欧美,成为国际市场藏毯收藏家的爱物。

洗毛梳毛--化腐朽为神奇

江孜地毯厂位于江孜县城老城区,但这里没有机器的轰鸣,鼎沸的人声,也没有热火朝天的工作场景,厂区一片寂静。

走进大门,两排平房纵深排列,地面清扫得非常干净,因为是秋季,桦树的叶子已变黄脱落,但路面上见不到一片落叶,整齐、洁静,不远处的上方可以仰望江孜宗山堡。厂房向阳一面的地面上摊放着一堆堆白色、黑色的羊毛,在阳光下发出暗光。这些羊毛都是从那曲甚至阿里地区收购来的草原藏系绵羊毛。这是有讲究的:农区的羊毛是实心的,柔软但缺乏弹性,织出的地毯受到重压后很难恢复原状,而藏北的山羊毛是空心的, 弹性十足。刚收购回的羊毛其貌不扬,泥土、排泄物和羊毛都混杂在一起,板结成块,需要充分晒透后才能将它们分开。这个过程一般需要三天,如果阳光特别好, 一天就可完成。

羊毛需要漂洗,在厂内有一个长约六米、宽约四米的露天水池,水泥构筑。有三五个女人将晒干后的羊毛塞进一个个类似打酥油茶的木桶,然后灌入凉水,不停地用木棍在桶里搅动。

“一次不能超过五斤,多了分离不开。”阿佳告诉我。

充分搅拌后,工人们将木桶里的羊毛倒出来,用木棒使劲敲打,白色的液体从羊毛里渗出来,这是羊毛上的油脂,敲打便是为了给羊毛去污脱脂,这是编织地毯的第一个重要环节。在给羊毛脱脂的过程中,水池边始终洋溢着欢快的笑声,偶尔有人恶作剧地将液体故意溅到旁人身上。有节奏的敲打声应和着欢笑, 劳动总是充满欢乐,这在西藏随处可见。

经过清洗脱脂的羊毛晶莹可爱,全然没有了刚进厂时的窝囊,就像一群在无人区行走了多日的“驴友”刚刚从大澡堂里痛快淋漓地洗涮了一番后,从里到外都透出一种清爽。清洗过后的羊毛被摊放在地面二次晾晒,然后进入下一个工序,即梳毛和编织。

拉巴边多是江孜本地人,今年54岁,在地毯厂已经工作了整整40年。她是厂里最熟练的梳毛工,将晒干的羊毛用刷子一根根地梳理开,让蓬松的羊毛形成条状,为纺毛线做准备。这个活看似简单,其实很有技术含量,不但要将杂质梳理出来,还要将白色和黑色的羊毛合理搭配,形成不白不黑的灰色。更重要的是,羊毛彼此间的纤维要丝丝相连,这样捻出来的毛线才不会断。

工作是计量的,梳理出一斤羊毛并捻成毛线,可获得150元,拉巴边多说一个月可以捻20斤到25斤毛线,能够满足生活所需。

拉巴边多的工作间里还有几个同伴,大家各踞工作间的一个角落,除了偶尔的细声交流,就只听见羊毛刷子声。陪同的人告诉我:都是乡下人,平时除了厂里和家里,基本上就没见过外人,害羞呢,平时可闹腾得欢。

纺毛线的纺车是木制的,很小巧,一手摇着纺车把手,一手续着羊毛,一根粗细均匀的毛线就从另一端诞生了。

我在旁边看着,有一搭没一搭地和拉巴边多聊天。拉巴边多的丈夫是裁缝,在她眼里,丈夫的手艺在江孜地界数一数二,要做衣服得预约。她有两个儿子,一个在拉萨工作,一个在日喀则市里当公务员,全家算得上是衣食无忧。她说她一辈子都在捻毛线,一天不转动纺车的把手,全身就像爬满了蚂蚁,痒得难受。她的同伴在另一个角落远远地调侃,说拉巴边多的魂早就被拴在把手上了,比老公还重要哩。(节选 更多精彩内容,请阅读2017年01月期《西藏人文地理》)

 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相关阅读

返回顶部